专家论坛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专家论坛 >

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零和思维及美国‘缺位’下的亚太贸易

 
 
       摘要:本篇众说尝试去描绘美国贸易的“零和思维”及其错误性所在。同时展现出在美国‘缺位’下的亚太贸易格局及形势,以及美国本身应该如何去面临其面临的危机
      
       零和博弈
       零和博弈,又称为零和游戏,与非零和博弈相对,是博弈论的一个概念,属于非合作博弈的范畴。具体是指参与博弈的各方,在严格竞争下,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永远为零,双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
       前白宫首席战略顾问史蒂夫-班农表示“美国正在‘打一场经济战’”。许多普通美国人认为,除非中国输,否则美国不能赢。但是世界经济并不像一场足球比赛,而是每个人都有赢的机会。但是班农的观点也有一定的道理。在中国经济蓬勃发展的过程中,美国中产阶级的处境每况愈下。《全球不平等》一书的作者绘制了一条吸引了众多眼球的大象曲线

        该曲线清晰地表现了全球收入增长的三个关键点:A点代表处于全球中位收入(50百分位)附近的人群,增长最快;B点代表80-85百分位的人群,其真实收入增长乏力;C点代表全球最富1%的精英的收入增长。也就是说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富人和包括亚洲中产阶级在内的许多其他群体的收入表现不错。然而,在接近但是尚未达到全球收入阶梯顶端的人群,其收入却停滞不前。不过,这仅仅是一个对于现实的刻画。中国中产阶级收入的上升并不能表示中国是祸害美国的根源。故而,打击中国对改善美国中产阶级的处境于事无补
        在真正的现实世界中,找到零和博弈非常困难。尤其是在全球化浪潮下,各国之间往往通过通力合作达成了共赢的局面。但是,零和思维有利于玩政治。民粹主义者喜欢用零和论点去笼络人心,因为它们很容易解释,并且很具有煽动性。一边是明显的升腾,一般是无尽的坠落,民众在此时做比较,很容易以偏概全,而不是执中而行,这就为政治获得多数人的支持提供了条件
        对此,中国表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大国不应该把彼此间的角力看作是一场‘零和游戏’”。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表示,美国遏制中国崛起或介入南中国海的任何努力,都将遭到北京方面的蔑视。他还表示,“如果目的是遏制中国,他不认为这符合任何国家的利益,他不认为任何人有能力遏制中国。亚太地区不存在零和游戏。中国承认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利益,并希望与美国开展合作。”
 
美国‘缺位’下的亚太贸易
        在特朗普忙于撕毁贸易协议之际,其他国家正在寻找加速全球化的方法而将美国排除在外,并且对美国热衷的双边协议兴味索然。对于美国热衷的双边贸易协议,TPP成员国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现在不是与美国开展新的宏大的贸易谈判的正确时机。我觉得特朗普政府认为,就双边而言,美国比任何其他可能的合作伙伴都要强大,所以会得到更好的协议。也正因为如此,我认为并不是很多合作伙伴会热衷于与你们展开双边合作。”
        更引入注目的是,如果我们将眼光从亚太地区转移到欧洲地区,我们会发现,这不是亚洲独有的现象。英国曾经一度热衷于与特朗普政府达成一项退欧后协议,但是如今也显示出降低期待的迹象。欧盟官员拒绝了任何重启《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的想法,该协定曾经是欧盟最为雄心勃勃的贸易计划
        而另一边,抛开美国的TPP11(因为美国退出TPP而得名)的成员国在美国退出的情况下开始尝试去推进这一协定。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重新谈判这一协定,不是简单地对整个文件进行“查找并删除”。它依赖于达成一连串错综复杂的双边讨价还价来构建一个总体协定。尽管如此,剩下的11个成员国愿意尝试都是一个积极的发展势头
        在这一切背后,呈现出了一个日益无法逃避的事实——全球化并没有因为特朗普的上位而死亡。如果说目前特朗普造成了任何影响的话,那就是其他国家正在寻找加速全球化进程的方法。多边贸易体系和相关活动发展迅猛,一点也没有放缓。新的情况只是美国自己退出了对话而已。各国皆不愿意与美国打交道,至少部分原因是特朗普及其助手的好战态度以及他们的“美国优先”的经济民族主义。美国鼓吹的双边贸易协定,并没有获得很好的反响
 
美国应当如何应对
        作为1980年代以来首位反对自由贸易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原则建立在一个貌似合理的逻辑之上:美国在战后建立起来的全球秩序中付出太多而失去“再次伟大”的机会。无论是在共同安全上还是在自由贸易上,美国都在被其他国家敲诈,导致美国今天面临诸多问题
        但这其实是一个非常不幸的逻辑。所谓“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美国目前面临的困境并非源于国际贸易,而是深植于国内长期以来的经济和社会矛盾。解决之道,也只能是目光向内,练好内功,应对国际市场的无常变幻。而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原则不仅无法解决这些矛盾,相反只会助推这些矛盾进一步恶化,令美国失去恢复荣光的机会
        美国公共政策的失误导致了国内的潜在的危机。其失误可以简单总结为“补有余而损不足”。具体而言“补有余”部分主要是包括对金融产业放松监管,对传统制造业过度保护,为高收入人群减税。“损不足”则包括拒绝为中小企业减负(包括税率和工人福利等)、拒绝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拒绝改善医疗制度、在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上表现乏力。其结果是,一方面在全球化中获利最高的金融产业和大企业以及相关的高收入人群享受最大化的政策红利(反映在大象曲线上),另一方面美国制造业的竞争力和普通民众抵御全球化冲击的能力受到削弱,尤其是当产业结构转型发生时
        对此,哈佛大学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在90年代末提出了一个著名论断:全球化带来的重要后果是各国被迫提升社会福利水平和管理能力来应对全球化带来的冲击。这个现象在西方发达国家尤为显著,但是美国是一个突出的异类。例如,美国在医改法案的党争和不作为导致其医疗体系远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其最低收入标准的迟滞也导致国内收入差距不断的加大;基础教育改革严重滞后,导致美国青少年在历年的国际竞赛中表现乏力;美国基础设施的更新的落后更是广为诟病
        在面临国内严峻的问题时,特朗普干脆视自由贸易与开放为敌,在“美国优先”的原则的口号下让美国政府放弃一个又一个国际助力——先是退出TPP,后是退出巴黎协议,再后来是移民开放政策的缩紧,并向钢铁、煤炭、石油等传统工业妥协,让美国进一步被国内资本利益集团和民粹主义势力俘获。而这些都将导致国内改革更加举步维艰
        但是变革就像债务,可以延期,但是不能拒付。如果不能主动应对,采取积极的措施,将危机转为改革机遇,抑或采取倒逼促进改革的进路。危机就会越积越大,找上门来,要求用更大的代价来偿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美国迫切需要的不是“美国优先”,而是“改革开放”
 
 
参考资源:FT中文网
《美国迫切需要的不是“美国优先”,而是“改革开放”》
《FT社评:抛开特朗普的TPP仍值得期待》
《FT社评:特朗普零和观念危及亚洲贸易》
  《美国以外TPP国家拟推进该贸易协定》
《中国批评美国“零和游戏”思维》
《全球化抛下美国继续前进》
 
 
评论内容为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