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资料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文献资料 >

法律视角下的“一带一路”机遇和风险


 
背景介绍

       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BRI)正在加速落实,新设立的相关项目预计未来五年价值将增长至3500亿美元。这一数据来自于贝克·麦坚时国际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贝克·麦坚时”)与咨询公司丝绸之路(Silk Road Associates)合作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这份报告名为《一带一路:机遇与风险 — 建设中国新丝绸之路的前景与挑战》(以下简称“报告”)。


       一带一路(也被称为OBOR)起初被划分为两部分,包括陆上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也就是从中国延伸至欧洲的经典意义上的丝绸之路,以及后来提出的覆盖亚洲、中东和东非大部分地区的“海上丝绸之路”,而目前,六大不同的一带一路贸易走廊正在规划建设,总共覆盖世界人口的69%,占世界GDP总量的51%。

       除中国之外,仅十个市场的GDP之和就占据一带一路(超过60个)沿线国家GDP总量的三分之二。预计未来五年这十大市场将为本地和外资合作伙伴带来重大的商业新机遇。这些市场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伊朗、韩国、波兰、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台湾地区,泰国和土耳其。

两大机遇


       对于中国和国外的企业而言,“一带”和“一路”有重要的区别。“一带”是地面通道,经中亚到达欧洲,它连接了世界两大最重最大的经济体,即中国和欧洲。这条通道将会是重要的物流通道,并将为中亚和东欧提供重要的机会,使他们成为运输枢纽和大宗商品的供应商。
海上丝绸之路是客户和工业机遇的集中地。就像陆地的“一带”,它也连接了中国和欧洲,但是一路穿过东南亚、南亚、中东和东非,不包括中国,这些地区人口占世界人口的42%,GDP占世界人口的1/4。即使不考虑“一带一路”的成功,来自各国的跨国企业仍然能在未来几十年从这里发现巨大机遇。

中国国有企业如何扩展“一带一路”的机会?


       “一带一路”是一个新的倡议,但是,领先的中国承包商,已经在“一带一路”国家有十年甚至更久的项目经验。例如,中国的国家建筑工程集团从2000年初起开始在阿联酋打造居住区和商贸区;中国水电建设集团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在老挝打造水利工程。这两个集团都是世界级的,今天在“一带一路”区域,它们仍在获得新的项目。中国领先的国有企业已经颇有建树,有这样一个高起点意味着“一带一路”更可能成功。这并不奇怪,因为中国政府过去就推行政策选择企业或者地区,然后提供更多政府以及财政的支持方面,有过成功经验,所以,中国的国企热烈拥护“一带一路”。中国国企参与“一带一路”的数量正在增加,香港丝路顾问公司预计,从2012年起,已经有40多家中国的国企签署了合同,或者在该地区已经完成了多项项目。更多的国企至少会有一个项目。在未来的十年中,“一带一路”将增压他们的业务,至关重要的是,外国企业了解这些企业是否是潜在合作伙伴、供应商或竞争对手。

外国企业在“一带一路”中面临的机遇

1.  合作伙伴关系

       中国承包商已加入合资企业或合作协议,以创造更具说服力的提议。比如在阿联酋,中国国家建筑工程和韩国双龙工程成立合资企业。其他企业,比如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和越南的Tin Nghia公司,也在寻求和当地企业合作以收购土地、遵守当地法规或管理与当地政府和社区的关系。

2.  并购

       中国承包商希望获得来自世界各地的领先技术,使之能够在“一带一路”地区一些最大市场中与其他企业相互竞争。例如,总部位于上海的远景能源最近收购了挪威风力农场管理系统供应商Bazefield。中国的国有企业正在参与竞争性竞标或需要符合严格的环境标准,在这些市场中这些技术类型尤为重要。

3.  供应

       外国企业也有机会向中国国有企业提供产品,特别是在环境或安全标准高的情况下。霍尼韦尔(中国)不仅为中国客户在中国制造产品,同时也将同样的产品出售给中国的EPC企业在“一带一路”的海外项目。同样的,通用电气(中国)也在非洲和国机集团合作,向国机提供技术并共同投标争取机会。

4.  融资

       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政策银行已经为“一带一路”提供大部分资金。但是随着“一带一路”规模的不断增加,政策银行已疲于应对因早期投资而产的损失,这个情况会改变。随着中国企业需要寻找更多融资来源,并且需要把项目结构重组以吸引更多中国私人资本,比如更稳健且与时俱进的融资。

5.  专业服务

       专业服务企业对中国企业寻求化解风险非常重要。项目尽职调查、业务重组、合同谈判、劳动和税务监管以及保险要求都是企业境外投资成功的关键。管理企业社会责任的义务对“一带一路”尤为重要,因为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可能搬迁至其他社区,危害环境,并引起社会活动家的关注。

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地区面临的挑战


       中国“一带一路”正在加速中国在区域和全球的经济影响力。高层次的政治谈判和政府合同已经渗透到业务层面。但是,虽然政治风险保险可以对冲地缘政治不稳定对商业的影响,对于那些正在投资或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企业来说,仍然要面对未来企业做大、培育国际竞争力等方面的潜在风险。这些风险包括对外资的限制、反垄断法规、税收、当地就业和环境保护相关法律,以及一些司法管辖区存在的政治风险。

 1. 项目选择

       大部分“一带一路”国家没有许多经过严格项目筛选的投资项目。中国承包商投资的项目可能出现拖延风险,特别是在较小的前沿市场。项目赞助商可能把不可行的项目推给中国承包商和银行,造成潜在风险。提高严密的项目可行性分析能力是赢得高质量、高利润项目的关键。  

2. 项目融资

       中国政策银行,比如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不会为“一带一路”提供全额资金。因此,中国官员已经在寻找更多吸引私人资本的方法。随着“一带一路”规模的增长,中国EPC更需要调整项目以吸引私人资本,而不是依赖中国政策银行填补空缺。很多EPC没有这样的经验,需要强大的合作伙伴或者顾问予以协助。

3. 项目生命周期

       基础设施项目是跨年度项目。政府可能在建设过程中出现变化,当地的劳动力管理可能会遇到强势的工会代表,或土地收购将遭到当地社区的反对。在项目的整个生命周期中,管理风险将是一个关键的挑战,寻找有信誉的本地合作伙伴或从预先计划阶段到完成的良好建议将使企业受益非浅。

4. 法律和监管风险

       “一带一路”地区的法域各不相同(普通法、大陆法和伊斯兰法),所以在各国复制项目的挑战很大。法治欠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可能会阻碍投资,司法腐败会给法律争议的解决带来更多问题。虽然一些企业仍然主要依靠两国政府间关系来解决法律冲突,但双边关系可能恶化,而且不应该依靠政府关系来解决问题。

5. 政治和安全

       中国承包商在这一地区中较小或者较不稳定的市场中享受了最初的收益。这样的市场当中,大多数都有政治动荡或军事冲突的历史问题。电力工程企业在2012年遇到这样的一个挑战,当时,苏丹叛乱分子绑架了12名工人。出于政治风险考虑,一些企业可能会更多关注该地区最稳定的十个市场。

6. 并购尽职调查

       中国的企业将会收购更多“一带一路”的企业,以加速进入市场。但是,并购的过程很有挑战性,因为这些企业可能利润很高,可能并不是因为业务发展好,而是因为现任的企业所有人和政府关系很好。民营企业也能很容易夸大他们的真实经营活动。企业交易后的企业文化整合也是艰难的,因为相比全球性企业,“一带一路”企业通常有强烈的本地文化。

7. 财务风险

       中国的银行在“一带一路”地区评估信用风险的经验有限。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主权担保或信用保险的要求如此之高。但是,担保和保险都不能替代充分的尽职调查,中国的银行将需要开发内部能力,或寻求对当地很了解或在“一带一路”地区信用问题评估很有经验的当地或全球银行合作。

8. 劳动力和企业社会责任

       对很多中国企业来说,劳动关系及企业社会责任是新的挑战,特别是那些社会活动和政治对立比较活跃的地方。外国政府越来越多地要求综合的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要求投资项目符合严格的环境法和工作地法律。如果不符合标准或者产生争议,外国政府可能没有能力或者不愿意去进行干预,迫使中国承包商直接和工会以及当地社区谈判,这样风险更高。项目拖延可能会造成成本过高,而且使承包商未来难以在该国赢得更多项目。
 
阅读原文 http://www.bakermckenzie.com/en/insight/publications/2017/10/chinas-belt-road-initiative


评论内容为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