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争端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贸易争端 >

北美自贸协定更新谈判遇阻 前景堪忧

       前言:继退出196个国家联合签署的巴黎气候保护协定、退出跨太平洋战略伙伴协议(TPP)、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中止、拒绝向美国国会确认伊朗履行核协议内容后,特朗普继续大刀阔斧落实着“退出主义”,前瑞典首相、现任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比尔特称其为名副其实的“撕毁交易者”,现在矛头指向已生效23年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新华社华盛顿10月17日电 为期7天的更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第四轮谈判17日在华盛顿近郊落幕。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方在本轮谈判中出现“巨大观念差异”,令这一已生效23年的自贸协定前景堪忧。

       自8月中启动谈判以来,美加墨三国已经进行了四轮、总计22天的谈判。在两个月时间内进行如此高强度的谈判,在国际自贸谈判史上也颇为罕见。
       据美国统计局数据,2016年美国在汽车和配件方面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达到740亿美元。为了找回这种逆差,挽救美国人民的就业情况,特朗普充分发挥了自己作为商人的能力,以相当严苛的条件要求将美国利益最大化。现在让加拿大和墨西哥最尴尬的就是,特朗普的新要求可能会直接导致北美自贸协定彻底崩溃。就在本轮谈判开始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威胁终止北美自贸协定,并表示不排除与两国分别达成双边贸易协定的可能。
       谈判代表还表示,第四轮和第五轮谈判的间隔期延长。根据当天会后三方发表的联合声明,三方在谈判中出现“巨大观念差异”。为此,三方决定将第五轮谈判推迟至11月17日在墨西哥举行,以留出更多时间评估分歧。谈判时间将超过原定的2017年年底的截止日期,延长至2018年第一季度。
       在第四轮谈判中,美方代表提出的要求限制牛奶产量、提高美国制造的汽车零配件产品比例等“美国优先”式条款,均遭到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反对;增加协定5年自动失效的“落日条款”、修改汽车原产地规则、废除争端解决机制等均引发巨大争议。加拿大外交部长克里斯蒂娅·弗里兰在当天谈判结束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表示,美国提出了一系列“非常规要求”,可能逆转北美自贸区23年来的开放和合作,甚至可能有违世贸组织规定。
       而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则在当天的记者会上指责加拿大和墨西哥不愿作出妥协。他对加墨两方拒绝作出改变的态度感到“吃惊和失望”,指责加墨两国不愿放弃不公平优势。他再次强调,美国希望通过谈判改变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
       贸易专家警告,美加墨三国产业链已高度整合,相互投资巨大,任何试图改变或破坏现有供应链和生产网络的行为都会对三国生产和就业产生极大影响,退出北美自贸协定最终将给三国经济造成严重伤害。
       无论是退出巴黎协定还是教科文组织,特朗普都提到了同一个理由:此协议规定影响美国人就业。这次北美自贸协定的问题也差不多,尤其是汽车行业,他指责这项协定把汽车厂和工作岗位从美国带到了工资水平较低的墨西哥。
 
 
美国汽车行业亏损板上钉钉
 
       特朗普的要求不管是否得到满足,汽车行业都是亏的。美国的提议包括,要求制造汽车所用的钢、铝、铜、塑料、电子器件等从采购,以获得自贸协定的免税资格。另外还提出,要将一辆汽车中北美零部件价值占比门槛自当前的62.5%提高到85%,美国还希望美国生产的零部件比重占到50%。
       美国商会表示,如果特朗普的提议被通过,汽车制造商和零部件供应商可能会放弃自贸协定的优惠,宁可支付美国2.5%的进口汽车和零部件关税,转而继续从亚洲这些低成本国家采购。如果北美自贸协定被废,则可能导致5万汽车从业人员失业。
       美国这样提条件,其实是想把一些汽车零部件以及电子产品的生产机会从亚洲和欧洲夺回,但这也同时限制了北美汽车产业的发展,将一些价格低廉的零配件挡在了北美门外。
通用汽车前高管Bob Lutz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表示,最终组装成本约占汽车价值的11%,因此特朗普将注意力完全集中于最终装配计划实际上是缺乏对汽车工业实际工作了解。
 
  
美元多头“笑看风云”
       当地时间周二(10月17日),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各方部长表示将延长谈判时间至2018年,加元汇率和墨西哥比索汇率出现大幅波动,美元兑加元汇率从自10月6日以来的高点1.2591回落,连续刷新日低。美元兑墨西哥比索跌至18.7500以下,创6月5日以来最大跌幅。
 
       经济数据显示,美国9月进出口物价数据好于预期,9月进口物价指数年率公布值为2.7%,前值为2.1%,预期值为2.1%;美国9月工业产出数据与预期相符;美国10月NAHB房产市场指数上涨至68,预期值为64。经济数据普遍理想,美元汇率由此受撑。
       由于周二市场继续推测下一届美联储主席当选人,交易流量不大。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计划在11月3日开始他的历时13天的亚洲和夏威夷之行前宣布下任美联储主席人选,而且特朗普表示当选者将在已知的5名候选人内产生。
       因此,有分析认为,NAFTA谈判的不确定性让加拿大央行警惕,因为假如谈判告吹加拿大元最多可能贬值10%。
 
       市场还在等待加拿大消费者价格指数和零售销售数据(均在周五公布),荷兰国际集团(ING)分析师称,这两项数据或是本周加元走势的主要驱动因素,特别是在10月25日的加拿大央行会议之前。荷兰合作银行高级市场策略师Christian Lawrence表示,在过去一周里,加元和墨西哥比索在外汇市场都处于垫底水平,
       政策制定者们就有关进一步加息的立场正逐渐转向更为谨慎,因为他们担心市场可能会基于他们的喜好而走得太远太快。在没有出现任何重大的意外积极通胀的情况下(人们普遍认为核心CPI年率为1.5%),预计今年剩余时间将暂停紧缩周期。
       预计美元兑墨西哥比索的波动性将在年底前回升,因此预计美元兑墨西哥比索将会走高。美元兑加元不会像墨西哥比索那样脆弱。
       展望第五轮谈判将于11月初在墨西哥城举行,在进入年底的时候,墨西哥比索很可能处于守势。目前预测美元兑墨西哥比索年度可能维持在19.50附近,尽管在第五轮谈判中应该会大幅恶化,但能更早的看到汇价升向20大关。
 
美加墨三国作何表态
 
       尽管墨西哥总统承诺不离开谈判桌,加拿大总统也表示会乐观对待,但是他们也并不认为这种谈判能产生什么好的结果。如果他们同意,当然是特朗普的大胜利;可如果他们不同意,北美自贸协定就会被终结,特朗普将选择用双方协议代替现在的多边协议,不管怎样,美国都是最大的赢家。
       加拿大外长Freeland表示,对美加墨三国数百万计民众而言,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一直都是好事。这样的贸易伙伴关系正在发挥作用。
       墨西哥经济部长Guajardo说,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谈判中消除障碍乃基本要求。墨西哥将继续设法探索具有创造性的NAFTA解决方案。我们必须理解的是,我们都存在不足。在接受NAFTA的能力上,墨方存在不足。我们能强化电信和能源整合,墨方并不希望空着双手结束NAFTA谈判进程。
       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代表Lighthizer:在NAFTA造成贸易缺口方面,特朗普的态度是明确的。

评论内容为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