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合规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贸易合规 >

美国退出,日本欲牵头,TPP将何去何从

       编者按
      特朗普在就任美国总统后的首个工作日便签署行政命令宣布退出TPP,这份在奥巴马政府主导下已初具雏形的协议可谓“功亏一篑”。失去最主要成员的TPP与剩下十一国该何去何从?
4月19日,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在纽约发表演讲称, 5月份于越南召开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除美国外的11个成员国将展开谈判。这是日本政府的“一厢情愿”,还是真能让TPP“起死回生”?
 
      TPP前世今生
      2005年,TPP的前身“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TPSEP)正式签署,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和文莱四国参与,因此又称P4协议。
      2009年11月,奥巴马政府将原始版本P4协议正式更名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并向美国国会通报。与此同时,秘鲁、越南和澳大利亚也宣布加入TPP谈判。
      2010年10月,马来西亚正式加入TPP,成为第9个谈判国。
      2012年11月,加拿大、墨西哥加入TPP谈判。
      2013年7月,日本正式参与谈判。
      至此,TPP已达到12个成员(P12),APEC的21个成员国中有半数以上参加。以2014年计算,TPP成员国的GDP总量已占据全球约40%,人口占全球人口总数的13%。
      2015年10月5日,P12部长会议在美国亚特兰大召开,宣布TPP谈判达成基本协议。
      (来源:中国经济报告)
      转折
      2017年1月23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决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美国正式启动了撤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进程。
 
      日本欲重启TPP
      日澳一致推进TPP谈判
      日本准备在美国缺席的情况下重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这一立场转变有望让这个巨大的贸易协定起死回生。日本贸易官员称,东京已准备好推进这一协定,而不对现有TPP文本作大量更改。
      这个决定对澳大利亚等非美国食品出口国来说可能是一个巨大利好,并可能改变亚洲贸易协定的格局,提供一个替代以中国为中心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的选择。
      “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我们将在5月份的(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就11个成员国的TPP开始谈判,” 麻生太郎表示,“如果进行多边谈判,即使日本在日美间谈判中有所损失,也还有可能从他国获利。但如果是双边谈判的话则无法走到这一步”。言语间对于日美自由贸易协定(FTA)等双边协定表现出慎重姿态,对TPP这一多边协定仍然抱有期待。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史蒂文•乔博(Steven Ciobo)一周前访问了日本,讨论重启TPP事宜。澳大利亚早就希望继续推进,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时表示,TPP在没有美国的情况下是“无意义的”,此言反映出日本的工业产品将失去一个大市场。
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上周访问东京时宣告:“TPP对美国来说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尽管如此,东京方面依然热衷于把美国拉回来。
(来源:英媒《金融时报》)
       日本为何如此执着于TPP
       据东京的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高级研究员川崎研一介绍,日方意识到,即使没有美国,TPP也能带来经济效益——而日本需要这些效益。
       “若没有任何自由贸易协定,我们就不能指望重振经济,”川崎说。他表示,对日本来说,来自关税减免的大部分推定收益涉及美国,但是来自非关税壁垒消除的推定收益主要涉及亚洲贸易伙伴。
       还有一个地缘政治层面:TPP将巩固日本与澳大利亚和越南等重要地区合作伙伴的关系。而且此举将保住TPP在知识产权和政府采购等领域确立的严格规则。这将形成压力,要求RCEP协定也达到更高标准,后者覆盖一组不同的亚洲国家,包括日本、中国、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
       “由于贸易转移的影响,美国可能会因TPP11(美国缺席的TPP)吃亏,”川崎表示。例如,澳大利亚牛肉和智利葡萄酒在日本市场可能比竞争对手美国处于更有利地位。
      (来源:英媒《金融时报》)
        首先,是为了谋求日本在亚太地区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主导权。主导整个东亚是日本一直以来的愿望,而这次“接盘”则是日本实现这一愿望的良好机遇。日本欲通过谋求TPP的领导权,在贸易规则制定方面争得更大影响力和话语权。
  其次,TPP对日本经济和首相安倍晋三的政治生命都至关重要。作为高度依赖贸易的典型外向型经济体,日本需要更高水平、更广范围的自贸协定,TPP可为日本经济强劲增长打下基础。更重要的是,TPP还是“安倍经济学”的基础,而“安倍经济学”的效果如何,直接影响安倍的政治前途。
        再次,日本还想拿TPP制约美国。特朗普上台后,日美在汇率、农产品等问题上的矛盾日益凸显。美国放弃TPP的多边架构,提出与日本进行双边FTA谈判,实际上是为了逼迫日本在农产品、汽车等问题上做出更大让步。面对美国的攻势,日本若能促成无美国版TPP的生效,将反过来对美国形成制约,美国企业和劳动者将会受到巨大影响。
        (来源:新华网)
        “TPP11”前路未卜
        按规定,在TPP正式签署之日起的2年内,如果初始成员国未全部走完国内流程,则TPP要生效必须满足两大条件:至少6个初始成员国通过国内审批满60天,且其2013年国内生产总值合计占全部成员国的85%以上。
        经济总量最大的美国退出后,意味着TPP这份覆盖全球40%经济产出的贸易协定可能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难以达成实质性进展。
        TPP当初之所以受很多亚太经济体重视,关键在于美国不仅是主导,也是大市场和大资金输出国。各成员国之所以愿意接受美国主导的自贸规则,是因为美国会让TPP成员国获得较非成员国更便利的美国市场准入资格。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吕耀东表示,美国退出后,TPP的前景肯定是要大打折扣的。越南等成员国,当初更多的是想搭上美国这艘船。
        共同社近日也刊文称,越南与马来西亚以打入美国市场为目标,因此非常重视美国的参加。据路透社报道,墨西哥经济部长伊尔德方索·瓜哈尔多日前也表示,如果改由日本主导TPP,墨西哥和其他成员国可能会评估没有美国参与下推动TPP的利弊。目前,墨西哥和加拿大两国都把与美国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重新谈判放在更紧迫的位置,继续推进TPP也可能得不到他们的回应。
        此外,围绕TPP,剩余11个成员国还将有一个磨合和讨价还价的过程。吕耀东指出:“其中,越南等多国也是东盟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成员国。它们会左右观望,谋求两边都得利。” 目前,墨西哥和加拿大两国都把与美国就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重新谈判放在更为紧迫的位置,继续推进TPP也可能得不到他们的回应。
        日本虽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但人口只有1亿多,并不能为世界提供一个巨大的产品消费市场。不难想象,如果TPP的“老大”变成国内市场狭窄、自身还要跟其他成员国抢出口“蛋糕”的日本,这样的TPP很难让其他国家接受,缺乏足够的吸引力。
        (来源:新华网 环球时报 人民日报)
 
        中国态度备受关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证实,中国政府拉美事务特别代表殷恒民大使率团出席对话会,就亚太区域合作下一步工作广泛交换意见。她同时强调,该会议并不是TPP会议,在TPP问题上,中方的立场没有变化:中方一直主张建设开放透明、互利共赢的区域自由贸易安排,主张贸易规则应当由有关各方通过平等协商共同确定,要体现共赢的精神,有利于维护各方的共同利益。中国愿与各方一道,在充分考虑本地区经济发展差异性和多样性的基础上,秉承开放、包容、透明的精神,为亚太和全球经济的发展注入新动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崔凡表示,TPP虽然在原则上并没有永久排斥谁,但美国主导之后在很大程度上使TPP体现了其区域政策。实际上,TPP在环保、劳工、知识产权等方面的高标准在客观上不仅对目前发展阶段的中国产生约束,而且也使得TPP成员国内部的不同群体产生了明显分歧。“需要看到,虽然有TPP成员国呼吁中国加入,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是所有TPP成员国的一致意见。目前来看,TPP可能会演变为一个临时性框架以期待美国重新加入。对中国来说,我们则要保持自身的发展定力与灵活性,继续做好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亚太自由贸易区(FTAAP)及一系列双边自由贸易谈判的推进和落实。”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向界面新闻表示,中国对TPP的感情是双方面的,一方面,美国主导下的TPP对中国出口造成威胁,另一方面,TPP的贸易规则对中国的产业升级是有利的。
不过,邵宇认为,现在讨论中国加入TPP还为时尚早。在原有TPP成员国中,美国GDP占有60%的份额,美国退出后,TPP的作用和影响力需要重新评估。
 
       智利前驻华大使费尔南多·雷耶斯·马塔稍表示,不论从经济实力还是科技实力看,当今的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发展中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地区发展协定都少不了中国的参与。
        (来源:人民日报 上海财经新闻)
 

评论内容为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