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合规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贸易合规 >

近期国际贸易领域法规动态


中国首部《国际投资争端仲裁规则》出炉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国际投资争端仲裁规则(试行)》19日在北京发布。这是中国仲裁机构第一部国际投资仲裁规则,将改变中国企业解决对外投资争端提供保障。规则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将填补我国国际投资仲裁领域的空白。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简称贸仲委)牵头制定完成的国际投资争端仲裁规则正文共58条,在公开审理、仲裁员名册、仲裁地、仲裁庭管辖权等方面都吸收和借鉴了国际先进做法,例如允许对外公开仲裁资料,增强仲裁程序的透明度等。同时,规则也注重引入中国仲裁的经验和传统做法,包括“仲裁与调解相结合”等。


       国际投资仲裁是解决投资者和东道国之间投资争端的主要方式。与诉讼、调解、协商一样,仲裁也是一种常用的争议解决方式,且具有专业、保密、灵活、快捷、国际性高等优势从国际上来看,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国际商会仲裁院等国际知名仲裁机构都受理了较多的国际投资争端案件。但是在此之前,我国还没有一部国际投资仲裁规则,仲裁机构也没有受理过国际投资争端。因而,以往我国企业在海外发生的投资争端大多诉请国际仲裁机构解决。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副主任王承杰就指出,此前,中企“走出去”缺乏仲裁的保护,有些吃亏。

       王承杰:我们不能说国际仲裁机构的仲裁不公平,但是也确实存在国际仲裁机构可能对中国相关情况,特别是法律情况了解不太清楚。这个问题也导致相应投资者包括中国企业权益保护带来一定困难。

       当前,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对外投资国,吸引外资金额位居全球第三位,无论是中国投资者与东道国政府之间,或是外国投资者与我国的投资争端都逐渐出现增多趋势。随着我国从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和“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对外经贸投资活动日趋频繁。投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迫切需要专业化、国际化、便利化的投资争端仲裁服务,以更好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

       《投资仲裁规则》的出台,填补了我国国际投资仲裁领域仲裁规则的空白,将为我国企业提供解决与东道国投资争端的制度化保障,为营造我国更加国际化、法治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提供坚实基础。而在此前,中国投资者在境外投资、外国投资者在中国投资的时候都不得不选择ICSID(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等国际仲裁机构。

       贸仲委副主任兼秘书长王承杰还指出,《投资仲裁规则》贯彻灵活、高效、经济的仲裁理念,在借鉴国际投资仲裁经验的基础上,融入中国特色,体现了国际化和实用性。同时,充分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保障仲裁庭的独立裁判,保证仲裁裁决的公信力。其主要特点包括:

一是适用范围的特殊性与专业性。《投资仲裁规则》明确规定了解决基于合同、条约、法律法规或其他文件提起的,涉及投资者与国家或政府间组织等产生的国际投资争端。
二是仲裁员的名册制与高门槛。为确保仲裁员的高水准,规则设定了专门解决国际投资争端的《仲裁员名册》,要求仲裁员应道德高尚,在法律、投资等专业领域具备公认的能力,善于进行独立裁判。
三是仲裁案件的公开审理。《投资仲裁规则》规定除非当事人另有约定或仲裁庭另有决定,开庭审理应公开进行。此外,通过引入非争议方和非争议缔约方提交书面意见,允许对外公开仲裁资料,增强了仲裁程序的透明度,有利于《投资仲裁规则》被国际社会广泛接受。
四是规定了第三方资助。《投资仲裁规则》规定了第三方资助的情况下,受资助方的信息披露义务、披露内容和对象、披露时间等,仲裁庭在确定仲裁费用及其他相关费用时可以考虑是否存在第三方资助的情形及当事人遵守相关义务的情况。
 
ICSID2017年报

年报链接:
https://icsid.worldbank.org/en/Pages/resources/ICSID-Annual-Report.aspx


       2017年10月13日,ICSID行政理事会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第51次年会。会上批准了《2017年ICSID年度报告》,并通过了2018财政年度预算。

       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简称ICSID)是依据《解决国家与他国国民间投资争端公约》而建立的世界上第一个专门解决国际投资争议的仲裁机构。是一个通过调解和仲裁方式,专为解决政府与外国私人投资者之间争端提供便利而设立的机构。其宗旨是在国家和投资者之间培育一种相互信任的氛围,从而促进国外投资不断增加。提交该中心调解和仲裁完全是出于自愿。该中心还发表有关解决争端和外国投资法律方面的出版物。
       
       半个世纪以来, ICSID已成为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的江湖霸主,其地位无可匹敌。仅在上一财政年度,ICSID就管理了258件案件,创下单一年度史上新高。上一年度共受理49件新案件,总案件数达到619件。同时,审结56件,也创下历史新高,体现出ICSID提升仲裁效率的努力已取得初步成效。

       ICSID仲裁庭作出了创纪录的32个裁决,此外还有仲裁庭、调解委员会和临时委员会还作出了449个其他决定和程序命令。
ICSID成员国新指派了73批仲裁员和调解员。中国新指派仲裁员和调解员有:

张月姣(女)(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荣誉教授)
依照公约第13条第2款 由主席指派
 
卢松、单文华、石静霞(女)(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曾华群、
郑若骅(女)、李虎、王雪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2000届博士) 、
张玉卿(北京外贸学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前身)1982届硕士)
依照公约第13条第1款 由中国指派
目前,ICSID仲裁员和调解员共有657名。

 
《毛里求斯透明度公约》正式生效


       2017年10月18日,联合国《投资者与国家间基于条约的仲裁透明度公约》(又称《毛里求斯透明度公约》)正式生效。加拿大、毛里求斯和瑞士已批准该公约,且未提出保留。

       透明度问题,一向被认为是传统投资仲裁最需要改革的部分。《联合国投资人与国家间基于条约仲裁透明度公约》,又称《毛里求斯透明度公约》(Mauritius Convention on Transparency),是由联合国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起草制订的旨在扩大《贸易法委员会投资人与国家间基于条约仲裁透明度规则》(《透明度规则》)适用范围,提高国际投资仲裁透明度的国际条约。

       脱胎于国际商事仲裁的国际投资仲裁,在仲裁规则和程序上也借鉴了商事仲裁的诸多特点,例如一裁终局、不公开审理、保守程序与实体秘密等。但是,与商事仲裁的私法性质相区别,国际投资仲裁因其一方当事人为主权国家,且多涉及到东道国的公共政策,如果仍然遵循仲裁保密性原则,对于受影响的东道国国民而言并不公平,作为利益相关方他们有权利了解仲裁信息。在过去三十年中,基于投资条约提起的仲裁数目迅速增长,国际投资仲裁的保密性受到越来越多的抨击,面临正当性的质疑。基于社会公共利益的考虑,国际仲裁程序被要求赋予更大程度的公开透明,学者也普遍认为仲裁程序和裁决的公开将有助于仲裁机构的合法有效运行,由此国际投资仲裁机制透明度的改革被提上日程。

       因此,对三国而言,透明度规定将成为三国缔结的投资协定下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机制的组成部分。依照公约和相关投资协定的规定,透明度规定将适用于缔约国2014年4月之前缔结的投资协定项下产生的投资者与国家争端。
目前,签署该公约的还有澳大利亚、比利时、贝宁、喀麦隆、刚果、芬兰、法国、加蓬、冈比亚、德国、伊拉克、意大利、卢森堡、马达加斯加、荷兰、瑞典、叙利亚、英国和美国等国。


       《透明度规则》是目前国际投资仲裁机制中透明度要求最高的规则,同时 UNCITRAL 又制定了《透明度公约》,进一步扩大《透明度规则》的适用范围,并以国际公约的形式将国际投资仲裁的透明度规则提升到了更高的层面,有助于建立公平高效解决国际投资争议的协调法律框架,提高透明度,加强问责制,促进善治。



评论内容为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评论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