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议题

您目前的位置:主页 > 经贸议题 >

听歌付费,天经地义 ——从音乐市场看版权经济

 

为什么听歌要收费?
    中国的原创流行音乐,大概鼎盛于上世纪九十年代。那么是什么力量打击了整个唱片业,进而重创中国乐坛的原创能力?先是盗版唱片,后是网络免费下载。音乐人呕心沥血创作的作品,被盗版唱片和音乐网站同步共享于众,他们损失的不仅是经济回报,还有精神尊严。贫穷的音乐人也许仍能写出杰作,但如果精神得不到尊重甚至感觉受辱,那沮丧之余,人家就不玩了。
其实人们喜欢免费音乐,未必是出于恶意或贪小。只不过在很多国人的观念中,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是财产,花钱消费合情合理;看不见、摸不着的知识不算财产,免费使用天经地义。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知识产权包含着经济权益,消费了别人的知识成果,就应该给别人支付报酬。
    在历史上,通过法律来保护有形财产的财产权,是传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石。同样,切实保护知识产权等无形财产的财产权,也将是在知识经济时代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如果在一个社会里,山寨横行、抄袭成风、侵权有理,那么就很难培育普遍的创新,以及核心领域的原创能力。
 
中国音乐版权之路
    由于盗版文化盛行,加上互联网的“拿来主义”,版权问题一度成为我国横在数字音乐产业道路上的一大障碍。转机出现在两年前“盗版禁令”的下达,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通知责令各网络音乐服务商下线没有取得授权的音乐作品。由此拉开了历时两年的互联网音乐正版化进程。国内数字音乐平台依靠独家版权模式,一方面帮助唱片公司打击盗版与维权,使得音乐产业正式迈入正版化道路;另一方面通过版权转授权进行版权分销和内容共享,在建立良好版权环境的同时也使得音乐产业的健康发展成为可能。而各家唱片公司在经历了多年的疲惫不堪后,终于享受到迟来的版权红利。
    “因为版权问题,所有的海外玩家几乎都放弃中国市场,但他们没有想到,现在中国85%的音乐版权问题已经解决。”两周前,BBC以腾讯为例(China's Spotify: How Tencent leads the music streaming market),报道中国互联网音乐的发展模式,在谈及用户付费意愿低、盗版泛滥问题时,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副总裁吴伟林如此说道。腾讯音乐在听歌基础上延伸出全民K歌、直播等社交和娱乐玩法,围绕音乐进行泛娱乐布局;阿里音乐将重点向线下演出倾斜;网易云音乐祭出知识付费的大招……因此,以“China's Spotify”来形容如今中国互联网音乐的玩家们似乎有些不妥,国内音乐市场的发展模式已与Spotify、Apple Music等音乐平台大有不同。
 
被国家版权局点名 独家版权何去何从
    在9月12号、13号接连约谈环球、华纳等20余家唱片公司,敦促他们“促进网络音乐全面授权、广泛传播,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两个月后,国家版权局再次约见境内外唱片公司和国内几大网络音乐服务商,重申音乐作品应全面授权,避免独家版权。
    国家版权局此番举动,是因为“中国特色”的独家授权模式不仅让音乐App之间互筑“高墙”,为消费者设置重重障碍,更催生了“割据”式的行业垄断。音乐不同于一般知识产权,本身具有较大公共性,而独家授权则有损听众对音乐的平等使用,拼的是财力而非用户体验和服务,这对于音乐市场竞争并不健康。
    自2013年开始,腾讯音乐旗下QQ音乐、酷我、酷狗挟6亿用户及雄厚财力,在音乐版权争夺战中占尽优势,其拥有的音乐版权已经超过其他各个平台的总和。今年5月,腾讯音乐击败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拿下环球唱片中国大陆地区数字版权分销权,将全球四分之一的音乐版权收归囊中。8月,腾讯音乐停止了与网易云音乐的版权合作。与此同时,因为腾讯的起诉,网易云音乐的不少音乐被迫下架。一个月后,在经历了漫长的谈判后,腾讯与阿里宣布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合作曲库数量在百万级以上,这次共享也让网易云音乐地位更加尴尬,毕竟APP做得再好,没有内容都是枉然。
    在国外,音乐作品的词曲版权一般由中立的第三方组织来代理,并辅有法律法规等,美国几乎所有唱片公司都会加入一个或多个版权集体管理组织。它们的主要职责就是帮助唱片公司和音乐人获得版权收入。按照法律规定,这些组织对音乐使用者有无歧视的许可义务。而音乐作品的录音版权则由网络音乐服务商与唱片公司、版权代理机构直接签约,几乎没有独家授权。
像Spotify、Apple Music这样的海外音乐平台,在既有的版权制度框架内,根本没有能力去“独占版权”,最多也只能够争取 Taylor Swift 这样的“独占艺人”,不能像腾讯音乐这样,拿下环球、华纳等唱片公司,因为它们无法找到支撑“独家战略”的盈利模式。同时,腾讯音乐之所以能扮演“音乐版权集体管理者”的角色,也是因为国内第三方管理机构的“无所作为”。成立于1992年的中国音乐著作协会是中国大陆唯一的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然而长期处于“名不副实”的缺位状态,更屡屡被音乐人指责垄断、不透明,维权不力。
 
    音乐版权制度的设计目标,是要平衡创作者、传播者和最终用户之间的利益关系,以推动音乐版权产业的发展。我国的音乐产业起步较晚,要实现良性循环仍有待时日。各大互联网音乐服务商应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更好的音乐作品和服务,在推动音乐产业繁荣发展的同时,对音乐版权模式进行积极的探索创新。
 
 
 
 
 
来源:人民网,凤凰网,网易财经,中国知识产权报


评论内容为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评论
条评论